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百零四章 天啊,我这是在渡劫哎!(1/3)

作者:暮凉
荒芜的杂草肆意生长,废墟也只剩下土堆。萧瑟的风带起呜呜凉意,就像是女子在哭泣,幽怨的歌唱随着风漂泊而来。是在伤感,还是怀念。

谁会记得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悲歌,以及那个,取代了族人心中战神位置的老者。他是一个祭司,敬大帝,聆法旨,送祝福,想象着带领族人走向辉煌,或在这大世中苦苦挣扎只为求生。

为何,我的心里有悲哀。我来过这里,曾经是一处村庄,我栖息此地,教一个少年如何成为祭司。看来他们都死了,村庄也化作了尘土,只是,为何我的心里有悲哀。

他曾经说,他看到了命运,然后让他一直走,一直走,不要停。

“我为什么要自责?”天明看着齐膝的野草,在风中一**起伏,万顷碧浪。他怅然失所,怔怔的迈步前进,脑海中勾勒着还原这里的样子。只是,“我为什么很自责?”

这感觉,就像,原本的恩人,被人屠戮,自己发誓要报仇,却一直没有实行一样。

天明踏过黄土地,不顾杂草厮磨纠缠,不顾干净的鞋底沾染上自己最不喜的凡尘秽土,他瞪大眼睛,像是忘记了一切却又偏偏想要抓住什么,于是下意识的向着前方走去。

兔小妖静静的跟在他身后,似感受到了他从内心深处弥漫起的深沉悲哀,于是泫然欲泣。

直到,天明看到了一个垮塌的黄土包。

他就像是被一道惊雷劈中,当场呆立原地,他脑海中唯一闪现的画面,就是自己亲手埋葬了一堆枯骨,然后站在这坟前低头三拜!

“老...祭司!”天明眼中闪过清明,在这一瞬间无数繁杂的影像疯涌而来,将他淹没,他看到了琼华,看到了那个自己最爱的人,最亲的人,看到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,也看到了兔小妖...

他浑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渐渐干瘪下去,仿佛有着什么东西,在从他体内消散。刚恢复不久的巅峰实力,直线下滑,跳跃一番之后,停留在了八千年道行稳住。

“我...不...甘...心啊!”天明一字一顿的开口,手掌渐渐紧握,本应该是极度痛苦的咆哮,最终化作了一声无力的叹息,“还是没有,找到你!”

那个,坚定着背他要走出无尽沙漠的神族女子,你始终没有爱过我,你始终没有爱过我。

天明仰天栽倒,眼前一片黑暗。

当他死后,当他浑身已经冰凉,是什么支撑着饱受折磨早已虚弱不堪的她艰难的背起他,一步步走在那条绝望的黄沙路上。最后的结果,是成功的走了出去,亦或是双双淹没在风沙之中。

他不知道,他也不想知道。

所以他才走的吧。

没有人能走出死亡沙漠,没有人。

时间不知过了凡几,天明像是陷入了没有梦境的沉睡中,表情安静而又恬然,兔小妖抱着他,用手指头轻戳他的脸颊,将他五官扭曲成不同的样子,于是她轻轻的笑了起来。光头,要是能够一直这样,该多好。

天明体内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波动,甚至这种波动,仿佛不融于天地,不被天地所认可。一种玄奥之极的力量,渐渐的显露出来。它像是来源于不同时空的异客,充斥着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气息,于是兔小妖头顶,阴云开始凝结。

八千年化神!

一念身化千千万,神识蜕变成元神,从此天高地阔,宇内苍茫,我尽去的!当蛟,褪去了蛇皮,开始滋生龙鳞,当鱼,跃过了那道龙门,天翻地覆的改变从此诞生。

天明蓦然睁开了眼,眼中,是一个纯金的自己,在挥舞着一柄巨剑,一遍一遍的演练着那套惊世的剑法。天明心头升起一种明悟,思维得到无尽升华。从凡骨之上延伸出来插在记忆裂缝中的触手,片片瓦解。

思路贯穿古今的豁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