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百一十八:下马威(1/3)

作者:枪手1号
,最快更新抚宋 !周卫走了。 萧诚亲自送到了码头,一直到周卫搭乘的船消失在视野之中,他这才回转。 从周卫的行礼上来看,在黔州这些年来,他也没有少捞啊! 大包小包,大箱小笼,整整装了一船。 不过,这个人还是不错的,至少在交接之上,他没有出任何的幺蛾子,而是很认真地与萧诚将大事小事一一交接得清清楚楚。 更重要的是,他对萧诚做出了一些提醒,虽然很隐讳,但萧诚仍然承他这个情。 这个人,不能说是一个好人或者说一个好官,但是呢,他是一个这个时代的最标准的普通的官僚。 用萧诚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一个还有着最基本的良心的官儿。 这样的官儿,在任何时候,都是官场的主流。 心太黑、太贪的官儿,总是会被拉出来当作典型给弄掉,以此作为朝廷向百姓展示他们心系黎民、铁腕反腐的标志。 太清廉、太正直的官儿,很难在官场之上走得太远,在无数个沟沟坎坎的面前,这些人,多半会半道而殂。 真正能走得远的,反而是周卫这种官员,能和光同尘,能与所有人打成一团,看起来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。 当然,周卫不会走得太远。 因为他虽然具备了这样的素质,但他的才能也就能到这一步了。 再向上走,就是另一个层次的人了。 五品,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。 在这个级别之上,再向往上走,那就能力,背景便缺一不可了。 就算是专职喷人的御史中丞,其喷人的功夫那也是一绝,不喷则已,一喷就能喷到点子上,一喷就能弄倒一个高级别的官员。而想要喷得如此准确,喷得有理有据,没有点水平,没有点手腕,没有点实力,能做到吗? 当然,人家李光的恩师,那也是光荣退休的曾经的东府相公中的一员。 黔州的签厅,终于归了自己。 知州的公厅是正堂。 签厅并不是一间房子,而是在正堂的两则,一溜两排的厢房被分隔成了一个个的小房间。 当然,作为知州的副手,黔州的二把手,签判的房间是紧挨着知州衙门正堂的东首第一间,房间也是最大的,一里一外两间套房,外头可作会客厅,里头便是办公厅。 而其它的官员们,就只有一间小小的签押房了。 而其它的吏员们,就只能挤在最外头的大屋子里,地面上摆着一排排的案几,大家挤在一起办公了。 十一月的黔州,天气已经相当的冷了。 与北方的冷不同,黔州的冷,宛如一根根尖刺,顺着衣服的缝隙无所不在的往内里头钻。要是在汴梁,这会儿家里已经燃起了地龙,但在这里,屋子里,却只有一盆炭火,摆在萧诚签厅的内间。 李信在外头冻得哆哆嗦嗦,萧诚坐在屋里,也是两手冰凉,不时便要搓搓手或者将手在胳肢窝里放一会儿。 屋内各色档案堆集如山,不仅大案之上堆满了,地面之上也放了不少。 萧诚想要看以往的档案,了解一下黔州的具体的情况,下头的诸位参军们,便抬来了这么多的档案。 很老套的给长官一个下马威的作法。 萧诚一来,马知州便适时的病了,下头的人,自然知道要怎么做! 马知州可是黔州的坐地户,在这里当知州多年了,上上下下,关系盘根错节,与各路人马关系都铁得很。 而萧签判呢,初来乍到,而且听说还没有满十八岁,学问或者不错,但只怕身上毛都还没有长齐呢,如何与人老成精的马知州斗? 如何选择站队,这是一个不用考虑的问题。 萧诚自然也有心理准备,他压根儿也没有去看这些东西的想法,真要看的话,他看上一年,也看不完,更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 现在的他,正皱着眉头,听着呼号的寒风而恼火。 当官的,还真不修自己的官厅啊! 这屋子,四面漏风。 风一吹,坐在屋里便能听到尖锐的风啸之声,萧诚甚至怀疑,下起雨来了,自己是不是还要准备几个瓦盆在屋里接水。 就这个模样,别说屋里只有一个炭盆了,便是烧上地龙,温度也照样会起不来。 自己这屋里是这样,其他人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。 “李信,进来烤火!”萧诚探出半个脑袋,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